用户登录  |  用户注册
首 页艺术新闻文献交流艺术家展览展会视频中心润例行情专题报道艺购中心
当前位置:中国艺术品理财网文献交流评论综合评论

画家许淮光:扎根沃土江淮、写意花鸟闪光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辉煌艺术网  发布时间:2020-04-21 14:34:13

大写意画家许淮光

著名大写意花鸟画家许淮光,1955年出生,安徽省合肥市人,自幼酷爱绘画,始终没有放下对绘画的追求,早年毕业安徽艺术学院(书画系),现任中国名人书画研究院常务理事、国家一级画师、安徽省书画研究院会员、安徽省美协会员。

在安徽省艺术学院,并师从朱百亭、陶天月二位老师门下。得益于二位老师的言传身教他深感终身受益。经多名艺术大师的亲临指点为他在绘画艺术方面创造了良好的开端与发展;在齐建梁老师细心指导下他受益匪浅;为提高绘画水平,努力研习老师和名家的作品,经多方求教,终为已所用,在山水、花鸟、人物方面绘画艺术日渐精湛,尤其擅长花鸟,有自己独创的风格。

许淮光作品

几十年来凭借他对绘画艺术孜孜的不倦追求和用心感悟,使他的绘画深受好评。他尤其擅长花鸟等写意创作风格,他的绘画作品极具趣味,妙趣横生,意境深远,雅俗共赏,特别是他笔下的花、鸟、鸡、虫、瓜果更是多姿多彩笔下传神,可谓是生活中的艺术再现。他的作品均乃抒情言志,即兴而作,得自然之妙。作品曾多次在安徽省、合肥市书画展中获奖、入选。创作的作品得到同行们的赏识和认 可,受到社会各界朋友的喜爱,曾多次被全国及安徽省的艺术馆收藏,经常随团参加全国爱心巡展。

中国绘画的诞生,犹如万籁俱寂之夜的星辰里划过一道熠熠生辉的光环。经受数千年风雨的历炼,造就了一座座高峰,这就是中国画。

人类的文明、高端的智慧就在这个时候开始。华夏大地上,很早很早就有诸多惊天动地的创举。几千年过去了,由于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我们独一无二的中国画却被大部分人忽略了。好在亚洲人民尚情有独钟,又有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中国人深知自己的瑰宝。

许淮光作品

中国画具有精神美、形式美、笔墨美,分为工笔画和写意画两个画种。先出现的是工笔画,到了元朝,写意画也发展起来。“工笔”精其技艺,笔墨臻美,意境如高山流水;“写意”笔法狂颠,墨彩飞扬,潇洒如狂风飒飒。从此后,这两个门类相辅而行,一代一代的中国画家勇闯高峰。有时这个画种生机勃勃独领风骚,有时那个画种百花争艳壮丽无比,中国的绘画便如此这般更替前进。直至明清及民国,写意画在高手如云的竞争中频频取胜,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声名赫赫的大师莫过于徐渭、八大、吴昌硕。徐青藤画风怪诞、挥毫恣意,八大冷逸、简括,吴昌硕画风颇具文化性、笔墨如铸。时至今日,时代风云变幻,中国工笔画大发展,似乎已呈中流砥柱之势。其原因是工笔画参展较易入选,因为细画易售,只可惜制作太多,宋代的大美之韵已逐渐远去,反而多似日本画。写意画家日渐减少,美术界派系繁杂,竞争公平与否只能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谁也不服输的情形下,我还是赞赏许淮光的画风取向和笔墨把控。他不取作品的表皮华艳,而是深层地探觅中国画写意真谛,其画风虽然受八大影响,但智慧地回避了八大的狭隘之处。许淮光与世无争,难能可贵的是,他点自家灯火,而使满屋富丽堂皇。这位身强力健的画家正全力、极力地照亮世界。

许淮光作品

写意画能够展现时代精神,更能体现每个画家的心境、秉性、学养。我十分渴望这个情景的出现:你看那点、线、面,笔、墨、水,在有规范的艺术轨道上运转飞腾。许淮光正倾尽才思完成他风骨棱棱的作品。其作品无意绚美夺目,但有意有庄有谐;不取云山雾罩,只取外朴内华。他平时心安理得地做人,远离名利的烦恼,只以自己浑厚的画作来袒露心扉。

许淮光作品

大写意花鸟画这个“大”字我认为它包容很多,它不是单纯的笔头大,墨块大就叫大写意,那样就太片面了。我认为这个大字讲的应该是大的境界、大的开合、大的气势、大的心胸、大家风范。单纯的笔头大,墨块大并不代表大写意。我认为大写意花鸟画要宁直勿曲、宁方勿圆、宁涩勿滑、宁粗勿细、宁黑勿淡、宁整勿碎、宁厚勿薄、宁长勿短、宁稚拙、勿草率、宁单纯勿繁琐、宁可画面上有这样那样的小毛病,也不要追求笔墨上的“十全十美”。

大写意绝不是信手涂鸦,不负责任胡涂乱抹!大写意更注重细节的把握和处理。有时画大写意心比画工笔还要细上几倍,成败在于细节,大写意也是如此。没有细节没有精微的画不叫大写意。所以笔与笔之间,墨与墨之间,物与象之间,神与境之间都有许多值得探究的深奥之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一切要合情、合理、合法,没有理法不是大写意。所以画大写意也要依法、依理、依情。这个理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精髓之理,这个法就是天地自然规律之法,这个情就是社会自然与人之情。

许淮光作品

大写意花鸟画在达到很高境界时,许淮光在作画过程中并不完全是在画画儿。完全是他本人情感的流露与宣泄!是他本人对社会,对自然,对人生,对艺术的认识与理解。通过作画的方式宣泄到画面上。借物抒情,情感才是画面的核心价值。笔墨则属于次要位置。那种直抒胸臆的表达,笔墨则完全为情感而流露。笔墨自身的起伏、顿挫、回旋、转折、拖拽、浓、淡、干、湿、粗、细这些变化是随着他本人情绪的变化而变化。是随着他本人情感的流露而流露。而不是完全依托在物象上,笔墨形象在这个时候属于次要位置。一幅好的大写意花鸟画作品,我们除了看到它表象的笔墨以外,更多的关注画面上作者精神与情感的表达。那种画面上内在的精神往往比单纯的笔墨更能感染人,更能打动人,更能震撼读者的心灵。反之用笔很大,毫无内在可言。平,板,滑,流,则不属于大写意! 所以说画画并不是单纯的画画,那样就太肤浅了。

许淮光作品

毛笔的运用是如何将你手中之笔而完美表达你胸中之意,心中之情,这是最关键的,用笔就成了中国画最为讲究也最为挑剔的评判标准。怎样用笔,如何用笔,把毛笔的功能发挥到极致就成了一幅好的写意花鸟画必备要素。笔人人会拿,我认为画画有时也不一定非要讲究执笔方法,只要你画着顺手,拿着方便随意,表达出来的线条附和你的心性就可以了。用笔要用到极致,从笔尖到笔腹到笔根甚至笔杆都要用到。轻描淡写当然味道不错,但它和大写意追求的真正精神层面的东西还是有些距离的,当然这里讲的是大写意花鸟画的用笔。笔要用到力透纸背,力能扛鼎,笔如耕牛。用笔还要有一种用刀的感觉,用斧的感觉,用锤子的感觉,有了这种感觉你握毛笔的手就不再那么紧张,而是感到轻松了许多,随意了许多,不再那么滑软无力。

用笔特别是一幅画中的第一笔尤为关键,第一笔要饱沾浓墨。一笔下去从笔尖到笔腹到笔根一直用到笔杆,画到毛笔中的水墨完全枯竭为止。那种点、锤、砸、砍、揉蹭、拖、拧呀各种非“正规”的技法全用上。画画到这时就会产生意想不到,或者意料之中的效果,就会达到你想要达到力度和厚度。画面就能产生厚重感,体积感,时代感。毛笔就是我们的绘画工具,要敢于用笔,善于用笔,把笔用到极致。

墨分五色,并不是讲每一笔都要墨分五色,每一个局部都要墨分五色,墨分五色是讲的整个画面。一幅大写意花鸟画作品如果处处都要墨分五色则显得毫无重点,散淡无神!在当前中国画发展变革之中,大写意花鸟画如何更能打动人,如何能跟上时代节奏,有更大的冲击力,张力,我认为有两个墨色就可以了。一个浓,一个淡。或曰一个阳,一个阴。浓者为阳,淡者为阴,阴阳结合天地造化。作画亦如此理,只有这样才更能把握大写意画的整体效果,更能突出大写意的笔墨精神,塑造出来的物象更具时代性与冲击力。看着只有两个墨色,一浓一淡,我们再加上白色的宣纸就是三个颜色了,如果我们把作品挂在墙上读者与画之间是要有一定的距离,在这一空间当中,空气的流动,光线的折射,那么我们再看到画面就不止两个颜色了,而是感觉画面丰富了许多。同时我们在行笔时,笔墨不经意的变化与飞白,从笔尖,到笔腹,到笔根那种自然的变化还是很多的,所以说有两个墨色就可以了。这样画面更显得整而突出,聚而不散。反之我们一味强调墨分五色,或墨色变化过多,近看挺玄妙,远观则显得灰蒙蒙一片没有精神。大写意花鸟画要敢于用浓墨,敢于用整墨,因为中国画的墨不是黑,而是亮。越黑的画越亮。越黑的画越跳,这一点同西画正好相反。所以我们必须会用墨,敢用墨,用到墨色黑而不滞,活而不僵,聚精会神,使画面充满墨色的瑰丽。

许淮光作品

笔墨变化要把握全局,局部变化应服从整体变化。要讲究画面整的效果,局部变化要少,该黑的地方一定要黑,该不要有变化的地方就不要有变化。小的趣味好掌握,大的关系难处理,一定要把握大局。要敢用黑墨,敢用重墨,敢用焦墨,减少局部变化是我对当代大写意花鸟画提出来的一个新课题。

中国的大写意花鸟画是需要笔墨功夫的,但它更需要文化、修养、哲理、境界与精神,这种文化修养又是在笔墨功夫的千锤百炼当中不断提高,凝练与升华。我们应该踏踏实实心平气和从一点一滴做起,逐步的积累和沉淀我们的生活底蕴,文化底蕴。逐步升华我们的精神与境界,不断反复锻炼我们的笔墨功夫,沉淀积累我们的笔墨功夫,滋养和升华我们的笔墨功夫。使我们的精神与境界达到内敛、包容、中庸,使画面达到统一和谐完美,只有这样才能迎来中国大写意花鸟画更加灿烂辉煌的明天。

许淮光的大写意花鸟画迥异于同代花鸟画家,既不一味求古,蹈入传统文人画的窠臼,也不一味求新,流于不伦不类的似是而非,而是亦古亦新,气韵生动,解衣盘礴,大气风神,充满活跃的生命力和精神气象。

许淮光作品

许淮光在当今中国画坛一片除旧布新的声浪中,他是少数执意从传统角度切入这一古老画种的画家。不仅表现的题材和文人画没有多少区别,大多为荷花水鸟、松鹤古石、紫藤飞燕、梅兰竹菊,画法也大体是传统的,既强调笔墨,也强调诗、书、画、印的一体化。他是着意于将花鸟题材变成视觉符号化的画家,无论仙鹤、白鹭、野鸭、八哥、雏鸡还是春桃、夏荷、秋菊、冬梅,都被删除了具体的细节,经过提炼概括,减至极简,代之以鲜活生动的符号化的意象。他坚持捍卫中国画的纯洁性,固守民族主体的文化精神,在回归文人画传统的趋势中,再现了大写意花鸟画的底蕴和生机。他的创造性不在于母题的新旧,而是强调在这些惯用的题材中,注入个人的气质性情及其所感到的时代心声。他重视尚写尚意尚趣的文人画笔墨语言,善于用浓重的色墨夸张花鸟的形色与结构,尤重以浓烈的色彩与墨色交相辉映所产生的新的视觉程式,给人以‘古艳新境’之感;他善于营构气势磅礴的‘大景花鸟’,在饱满开张的布局中寻找黑白灰的点线面组合与色彩的浓淡变幻意味,尽可能地把大写意花鸟画的写意精神和写意手法推向新的境地,在拙重中寓巧变,在构成中见形神,在雄浑气象中求生韵,务求比古往今来的同类作品更加博大,更加粗犷,更加泼辣,更加大璞不雕,更加酣畅凝重,更加具有强烈的形式感,更加充满旺盛的活力和灿烂的精神。”

许淮光的花鸟画所以能达到“变古为今”、“似古而实新”的境界,是他学而广,思而深,学而不泥,思而不僵的结果。在他的大写意花鸟世界里,把民族传统与现代精神结合起来,把中国文化精神的深度与大写意花鸟本体的高度统一起来,一直是他努力的目标。

许淮光作品被友人收藏

许淮光的卓荦之处在于,出于古而不为古所缚,并且能够自辟蹊径,鱼龙化变,脱古而出,自成家数。他的画中,有徐青藤的恣肆,有八大之清逸,有吴昌硕的苍辣,有齐白石的乡情,有潘天寿的奇崛,但这一切又都在石涛的“笔墨当随时代”处,“有法必有化”,“我自有我法”。他的大写意花鸟构思奇谲多变,对象分布错杂,布局出奇制胜,构图大开大合。他的笔法恣肆狂劲,以雄强奔放胜,看似“乱头粗服”,放笔直取,往往粗细互用,巧拙相生,泼辣而内敛,厚重而简逸,画得一气贯通,刚猛霸悍。他的墨法,随情就景,随机生变,其基本点和用笔一样追求气韵生动。有的大墨淋漓,宛得满目风光之势,有的淡墨轻染,为空间层次之隔;有的浓墨渗化,物象陡然厚重,有的点苔托出,花木繁茂葱郁。

无疑,许淮光是一位怀有浓厚传统情结的当代画家,他对中国画的认识是极为深刻的,但他的眼光也迥异于纯粹从文人画走出的画家。因为,他接受过重视写生、重视造型、重视写实,更重视引西入中开拓创新的学院教育;同时他也受到前辈大师重视临摹、重视笔墨、重视写意,更重视借古开今的传承之路的影响。因而,他的花鸟画,出手即迥出时流,主要表现在:其画风是纯源于文人画传统的,意笔纵横,大璞不雕,丝毫未受写实花鸟影响,但其精神却是充满现代意味的。虽然,他的大写意花鸟画也融入了大量的西方现代印象派、抽象主义的表现技巧,从色彩到构成都具有强烈的现代主义特征,尤其是他的写意重彩作品,已没有了牵强附会的“夹生”感,而是水乳交融,恰到好处,已加入中国画的笔墨体系之中,达到自化的境界。

许淮光作品

随着许淮光大写意花鸟画的日趋成熟,精品迭出,他的艺术之树便愈发高拔奇伟,而其树木之高拔奇伟必在于其根深蒂固于中华文化之博大精深。八十年前,林语堂曾形容说:“中国画是中国文化之花。”傅抱石也曾说:“中国绘画是中国民族精神的最大表白,也是中国哲学思想最亲切的某种样式。”

鲁迅说:“中国文化根柢全在道教。”黄宾虹也提出:“学画必须解老、庄。”两个伟人的导引,影响了许淮光对道教多有参悟。他在道家“无可无不可”的理论中,找到中国画笔墨重神轻形、表情达意,进而意象表现的根据;他在老子“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中,领悟道的法则就是自然而然。他在“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老子·道德经》)中,理解道生万物的过程直接与章法相关;他在“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老子·道德经》)中,领略老子贵柔的思想,回复到人生最初的单纯,即返璞归真。他在“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老子·道德经》)中,感受“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的道理;他在“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老子·道德经》)中,体验虚与实、主与宾、开与合、整与乱的相对关系,等等。道家学说为许淮光的大写意花鸟画的艺术精神注入了哲学内涵,形成了他特有的绘画美学观点、绘画创作手段和绘画形式技巧,他的天道自然、清净无为、以神写形、巧拙相生、返璞归真、澄怀味象、执简寓繁等主要主体意识,乃至他的大写意面貌的形成,可以用简练的几句话表达,“观物取象,以象取神,以神体意,以意使法,以法造境,以境生情,情景交融,归综乎道”。道家思想深刻影响着许淮光花鸟画的创作,他的花鸟画也因此达到“法备气至,纯任自然”的阶段。

许淮光作品

进一步探讨的话,许淮光大写意花鸟画的最大魅力来自于他特有的书法笔意所形成的笔墨语言风格。而这种笔墨语言的精神内含是皈依于道家的“天人合一”境界的。老子的“信言不美,美言不信”(信者,真实也)与庄子的“逍遥游”、“形不全而德充”,在许淮光作品中皆有淋漓尽致的体现。他的画感性色彩很强,不仅主张“立今承古”,也主张“立中承西”,随机偶发式的创作方法,创作过程的因气布势、虚实相生,运笔的由刚入柔,积柔成刚,用墨的由分明到恍惚,由恍惚见分明,境象上追求画意之高拔浩迈,是意与境、情与理、意与象、神与形、道与技的交汇体,是一种无言的大道,蕴有一种岁月沧桑感,一种文化历史感,一种穿越时空感,那是只有有了生命的大慧悟和文化的大境界才可能升华而出的境界。

许淮光精湛大气的笔墨,与物化,与外化,与自然而化的大化之境,内存蓬勃郁结之思、充沛洋溢之意,内含真意、深意、大意、新意、个意,借粗笔大墨言说不可说之道,假花形鸟态形容不可形容之理,是真正的大写意花鸟,体现为无言的大美。大美是一种不表现之美,不张扬之美,是一种含而不露、出于本质天性的美,似无为而无不为之美。“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它应该大方、大气、大势、大朴、大雅、大象,见真情,得天趣。以此来拟比许淮光的画,我不以为过。

责任编辑:麦穗儿

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中国艺术品理财网的立场,也不代表中国艺术品理财网的价值判断。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下载声明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18中国艺术品理财网 国际艺术文献译换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域名:www.artmmm.net www.artmmm.cn www.artmmm.com.cn 地址:北京市宣武区琉璃厂东街仁和古玩城邮编:100050
电话:010-52830979 010-52830576 邮箱:artmmm@126.com NO.1@artmmm.com.cn QQ:859310482
信息产业部备案:京ICP备13029211号

页面执行时间:16,484.38000 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