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  用户注册
首 页艺术新闻文献交流艺术家展览展会视频中心润例行情专题报道艺购中心
当前位置:中国艺术品理财网艺术家评论

范曾的意义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郭长虹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4-11-29 15:03:42

  对一个画家做任何定性的评判,都不是同时代人能够彻底完成的工作。但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在阐述当代中国美术甚至整个中国美术史时,企图绕过范曾,或者故意无视他的存在,其结论都将变得荒谬可笑。世人对于范曾的攻讦,并不能消除他加诸当代及未来中国绘画史的巨大影响;而阿谀谄媚式的褒扬,也无关乎艺术的宏旨。
  
  一、范曾的存在与中国画的命运
  
  在当代中国画坛,范曾是一个标志性的存在。对于历史,他的出现是合乎逻辑的发展与总结,对于未来,他的成就是方向性的路标。所谓“包前孕后”(谢赫:《古画品录》),庶几可以概括范曾。 二十世纪的上半叶,中国传统绘画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否定与批判,对于中国画的前途,更是众说纷纭。争执迄无定论,担忧者仍然担忧,然中国画的命运非但没有“衰败极矣”,却取得了无愧前代的杰出成就,无论倡导改良者,还是倾向维护传统价值者,都不乏对中国画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杰出人物。对于变革时代的复杂性,如果拘执一端,很难作出正确的评判。有论者颇费踌躇地将他们分为黄宾虹、齐白石式的“延续型画家”与徐悲鸿、林凤眠式的“开拓型画家”(张少侠、李小山:《中国现代绘画史》,江苏美术出版社1986年12月1版);但却难以解释开拓者对于传统的重视和倚恃,延续者所具有的艺术史地位和开拓性意义。要之,我们惟有把握艺术的核心本质,才能不失偏颇,“衡量艺术亘古不变之原则是好和坏,而不仅仅是旧和新”。(范曾:《画外画·范曾卷》,人民文学出版社2000年1月1版)。因此,我们不妨将主张和论争放置,着重艺术成就本身,就可以对中国画作如下判断;中国传统绘画有过辉煌的历史,也有过相对低潮的时期,但它从来没有停止过发展,它的生命力植根于它自身的传统,外来因素或者可以激发它的生命力,丰富它的内涵(当然也可能危害它),但绝不可能取而代之,更不可能扼杀它的生命力。
  
  以开拓求新是尚,或以固守传统为荣,都无法解释范曾。他接受过严格的学院训练,这使他的造型手段迥然不同于传统中国画家。他浸淫传统之深,使他的笔墨技巧达到了极高的水准,甚至使古人瞠乎其后。他博学多才,“致广大而尽精微”,又使他的画面富有诗的意蕴境界。可以说,范曾正是在中国画诸大师的百尺竿头,再进一步。他是纯粹传统的画家;又是真正能够为传统开新路的画家。对于中国画的发展而言,他是具有典型意义的当代画家,范曾的道路可能不是唯一的,但却是合理的。
  
  在当代中国画坛,范曾是一个巨大而又具压迫性的存在。画界佯装对他恍若无闻,不置一评;他却无处不在。他的作品流布四方,几同于白诗柳词;他的作品的传奇市场效应,又常常使私下诋毁他艺术成就的人恼火不已。有人宣布笔墨等于零,却无法绕过范曾这个块然大物;有人声称今人无法在古人的纯熟体系里发现新义,范曾却凌越古人,打出了属于自己的风格之路。画坛对于范曾的冷漠,“画坛”自身的热闹,公众对“画坛”的冷漠,对范曾的热情,形成了耐人寻绎的对比。
  
  曾几何时,西方的现代艺术理论,已经变成圣经式的权威文本,被某些中国的“理论家”们加以经院哲学式的理解和曲解;西方艺术家的创作,也被当成圣徒的奇迹,不容质疑或少加月旦。据此,遵循中国艺术传统的绘画,便被宣布为不是“现代的”,命运前途可忧,倘不投降,便自取灭亡。
  
  我无意抹杀西方艺术理论和艺术实践的成就,也无意忽视它在当代世界美术中的主流地位这一事实,更无意否认,一些为中国画的前途命运做积极探寻者的态度,是严肃认真的。我只想指出一些学理上的常识:这些理论与实践,同中国传统艺术理论与艺术实践一样,也需要评价优劣和判断正误。主流文化意识不能否定异质文化的价值,也不能作为后者唯一的评判标准。“现代”与否,更不能成为艺术价值的取向标准,批评现代人的绘画没有“现代精神”,尤其荒谬不堪,人不能脱离自己的时代而存在,只不过此精神不必苟同于彼精神而已。况且人类文化的创造积累,正是由于有了对于文化核心价值的坚持,才能不断发展的,目空前贤,见佛杀佛,只不过是烂仔暴动者,其目的在浑水摸鱼,不是有建设理想的理性革命家。
  
  我想,不妨各是其说,各自坚守精神家园,无根臆造之说,与苍白丑恶之精神,自然会被历史所淘汰,中国画的前途命运,却无庸担忧。
  
  二、范曾的风格与中国画的现实
  
  范曾自谓“名满天下,谤满天下”,他没有圆熟媚世的性格,对于艺术上的伪君子、真小人,向来不假以辞色。对有成就的前代、同代艺术家,无论是声震寰宇的大匠,还是无籍籍之名的后辈,他都给予极其热情洋溢的评价。他这种率真处世,“崇拜时你纳头,愤慨时你破门”(徐志摩:《我也“惑”》)的态度,自然招致不少非议。
  
  范曾的性格决定了他是一个老实严肃创作的画家,而对传统,他选择了最艰难的道路:潜心进去,冲决出来。他对于传统的吸收,确实已达到徐悲鸿所说的:“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断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画之可采入者融之”的地步,且不说他朝斯夕斯,已经出神入化的人物,仅仅摭取他画面上一石一树、一事一物,无不妙造毫端,每每使专攻此道者敛衽束手。这样的境地,绝非仗恃一端之学、半日之功便挟技自鸣者所能梦见。
  
  要在中国画领域取得成就,必须经过漫长而艰苦的过程,我们承认不乏天纵奇才,但他们必然也付出过霜晨雨夜的辛劳,即使吴昌硕、陈师曾、齐白石等大师,如果不假以时日,也难期大成。
  
  中国画家必须具备深厚的文化素养,“凡中国先哲深容高华之感悟、史家博雅浩瀚之文思、诗家沉雄逸迈之篇章,皆为中国画源头活水。加之画家对宇宙人生,入乎其内,出乎其外,以诗人之眼观物,以诗人之舌言事,胸次既博大而格调又清新,其所创制,离郑趋雅,或无多虑”(范曾:《画外画·范曾卷》,人民文学出版社2000年1月1版)。

[1] [2]  下一页

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中国艺术品理财网的立场,也不代表中国艺术品理财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下载声明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15中国艺术品理财网 国际艺术文献译换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域名:www.artmmm.net www.artmmm.cn www.artmmm.com.cn 地址:北京市宣武区琉璃厂东街仁和古玩城邮编:100050
电话:010-52830979 010-52830576 邮箱:artmmm@126.com NO.1@artmmm.com.cn QQ:859310482
信息产业部备案:京ICP备13029211号

页面执行时间:2,734.37500 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