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  用户注册
首 页艺术新闻文献交流艺术家展览展会视频中心润例行情专题报道艺购中心
当前位置:中国艺术品理财网文献交流访谈人物访谈

李小山:尽量不做事后让自己脸红的事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99艺术网专稿  发布时间:2015-03-24 18:17:20
李小山:尽量不做事后让自己脸红的事

  记者:我看到你的一段访谈,说你不太愿意参加研讨会,也不乐意多发声,原因是什么呢?

  李小山:是这样,我一直刻意尽可能少参加会议,少接受采访和少写文章。因为大部分会议纯粹是消磨时间。至于发声,我发觉很多年过去了,我的见解、思考和能力并没有与时俱进,老调重弹没意思。眼下很多人忙忙碌碌,动静不小,但却是一种低层次重复。反正,我还有点自控力,做不好不如不做。

  另外,现在众声喧哗,太闹了。例如大家借助网络,各种议论和观点、吵架和谩骂,简直铺天盖地。表面看,是一种言论自由和民意表达(事实上也确是如此),起到了一点点的社会纠错的作用,但是,其中的弊端显而易见,甚至是一个恶性循环的开端:一方面,社会的恶并没有因为言论和民意有所收敛,有所改善,相反变得更为强硬和狡猾。言论也好,民意也好,在与恶的博弈中,取胜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另一方面,由于言论与民意的非理性方式,放大了其自身的缺陷——混乱、狭隘、好斗和毫无约束。我一直认为,我们民族像老小孩,一阵风一阵雨。恩格斯的名言: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统治者。反之亦然。社会的恶固然是社会机制的产物,其实人人有份,别指望谁可以超然在外。

  不少人欢呼互联网改变了社会,改变了人们的思想和生活方式。我的感觉比较迟钝,虽然感受到了某种变化,但这种变化只停留在表层,深入不到社会的岩层中去。控制是无时不在的,像一条条绳索把思想的空间捆得紧紧的。网络确实提供了很多的意见,很多的态度,就像一阵阵的风,东边刮,西边刮,最后无影无踪。有一点很明显,我们的知识分子、学者、专家连什么是道义和真理的基本的共识都无法形成,就很难谈什么建树了。

  有的人学问、知识都不缺,缺的是常识。我读国外齐泽克的东西,读国内汪晖、刘小枫的言论,常常疑惑,在旁征博引的巨量信息里,他们想说明什么?做个比喻,有的人埋头苦读了一万本哲学书,苦读了一万本历史书,苦读了三万本各种其它知识的书,够牛掰了吧?但他们的目的仅仅是为了证明香即是臭,白即是黑。事实上,不管是宗教极端思想、法西斯思想、阶级斗争思想,还是当下那些鼓吹国家主义的人的思想,倘若仅仅停留在个人的思想、个人的言论层面,都是可以的,也说不上什么危害性。每个个人的胡思乱想都是他们天然的权利。但是,一旦这些思想、言论进入社会实践的层面,变成撩拨、挑动社会走上极端道路的思潮,便需要十分警惕了。那么多的教训,那么灾难历历在目,他们还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蹈覆辙,一句话,真是不可救药了。

  记者:记得你说过现在的文化生态不理想,能否具体谈谈这方面的问题?

  李小山:这是一篇大文章,三言两语说不清。我们社会缺乏温度,缺乏弹性,缺乏凝聚力,缺乏认同感,缺乏个人的权利和保障——在这样的处境里,很少人怀有希望,拥有尊严感。

  在思想理论圈里,两种观点始终对立: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前者把解决问题的方案交给了制度变更和制度转换,一旦制度转换便万象更新;后者则把林林总总的社会不良现象归结到我们的文化传承,从而断言制度救不了文化传承的娘胎病。社会制度是社会文明的阶段和窗口,从中能够窥测到方方面面,这类书籍和研究汗牛充栋。单就国际共运的线索看,很是清晰。从第二国际开始,有许多思想家开始质疑单一的历史决定论,并把决定论归为独断论——而独断论的后果,在苏联的实践样本中是一目了然的。一度盛行的西方马克思主义,修正了原教旨马克思主义,试图从制度预设上消除独断论的阴霾。其实,我们眼下在制度问题上的繁琐争执,没有超出上世纪四十年代中的《新华日报》社论的范围和水准。要点在于,一切争论的落实点最终都被权力销蚀殆尽。显著的例子:在指示可以僭越法律时,把“权力关进笼子”是痴人说梦。只有在法律可以管住指示时,关权力的那个笼子才看得见摸得着。古人说,其表在政,其里在学。制度转换和文化传承的关系非常复杂,一团乱麻,不可能在实践之外凭空拿出一个十全大补的方子,解决所有问题。

  我们常常听到这种言论:我们国家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不久要第一大了,如此的话,文化上扬眉吐气的时候也指日可待了。现实是这样吗?文化既不能从对廉价劳动力的压榨中生长,也不能对自然资源的疯狂攫取中生长,更不能对未来的无限透支中生长。既然把文化当做生态看待,就说明它需要自然生长的过程。近几年,学界持续讨论关于“后发优势”的问题。杨小凯的观点是有启发性的:我们国家在经济上的爆发式增长,掩盖了制度变革的迫切性,给拖延、拒绝变革制度送上借口,变成了“后发劣势”。反观文化、教育和体育的现状,都遇到了同样的瓶颈。

  经济可以突飞猛进,创造奇迹,这是被历史证实过的——看看二战前的历史就明白了。经济和文化之间的不平衡,说明了文化自身的惯性和逻辑。很多人不厌其烦谈论我们的社会主流价值观严重扭曲,人人在做升官发财的美梦,生活目标、价值观单调和单一,像一大群被逼入一条无可逃遁的巷子里的羊。我们知道欺骗和谎言像雾霾,充斥在空气中,有人却把原因推到了市场经济身上。几十年前,市场经济离我们尚有十万八千里远,大科学家钱学森迎合上意,为当时的狂热冒进提供过亩产万斤的“科学”依据,这是个多大的谎言啊。后来钱先生又事后诸葛亮地发问,现在为何不出大师?在我看,有点明知故问的意思。鲁迅一直愤愤于知识者“欺”和“瞒”的恶习,末了还留下一句“一个都不宽恕”的名言。至今为止,我们没有看到、听到灾难的制造者的任何忏悔,没有看到、听到罪恶的参与者的任何歉意,这便是隐患,便是危险的苗头。

  健全的人格只有建立在健全的公民社会之上,才是有保证的。除此之外没有它途。如果每个人的公民意识觉醒并形成了,远比雷锋精神来得实际和重要。道德楷模很多时候时不过是一种致幻剂——当公道人心早已遍体鳞伤,道德楷模只是吊在半空里的日晒雨淋的破烂幌子。我的一个朋友说的好:善是一种愿望,恶则是一种力量。

[1] [2] [3] [4]  下一页

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中国艺术品理财网的立场,也不代表中国艺术品理财网的价值判断。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下载声明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15中国艺术品理财网 国际艺术文献译换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域名:www.artmmm.net www.artmmm.cn www.artmmm.com.cn 地址:北京市宣武区琉璃厂东街仁和古玩城邮编:100050
电话:010-52830979 010-52830576 邮箱:artmmm@126.com NO.1@artmmm.com.cn QQ:859310482
信息产业部备案:京ICP备13029211号

页面执行时间:123,828.10000 毫秒